首页 童话故事 鼹鼠的月亮河

鼹鼠的月亮河

小编:谈钱╮不谈爱 2020-06-30 分类:童话故事 阅读(178)
分享到:
关闭
听故事 - 鼹鼠的月亮河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一章1

  鼹鼠爸爸米先生最喜欢挖地洞,他把自己叫做“挖掘工程师”。当他从地下钻出来的时候,他的第九个孩子出生了。

  鼹鼠爸爸姓米,是月亮河一带有名的挖掘专家。

  他常常穿着一条蓝色的工装裤,裤子上有许多口袋,显得特别肥大,这是米先生让米太太特别为他做的。

  米先生会在每一个口袋里放上小小的工具,比如:绳子、电筒、刀、甚至是小小的炮仗。至于这些工具的用处,以后你会明白的。

  有时候也会有一小块面包,那是米太太为他准备的干粮,米先生整日整夜钻在地下挖掘,米太太怕他饿着,悄悄放进去的。

  结果米先生在掏小刀的时候,找到了一块面包,他说:“见鬼,我不要这个。”

  但是他不舍得扔掉,而是放进了嘴里。

  这次,米先生是在帮刺猬先生挖掘过冬的地洞。

  他从洞里钻出来的时候,突然想,“哎?今天是我进隧道的第几天了?我的太太已经生下小宝宝了吗?”

  想起他的太太,鼹鼠先生马上就觉得很满足,他的太太已经给他

  生了八只小鼹鼠了,他们都是儿子,这让米先生很高兴,他想把孩子们都培养成挖掘专家。

  米先生顾不上刺猬先生特意为他准备的晚餐,沿着弯弯的月亮河往家走去,河岸上满是圆溜溜的鹅卵石。  刺猬先生望着米先生远去的背影说:“我从没有见过这样喜欢工作,同时又这样喜欢家庭的人。”

  在看见家门口那棵柳树的时候,米先生跳进月亮河。他要洗刷干净才进家门,他的太太是很爱整洁的。

  不多久,他就从河里上来了,棕色的毛在落日的余辉下显得有些发亮。

  这是米先生认为骄傲的事情,他的太太也有着棕色发亮的毛,他们的八个儿子全都有着棕色发亮的毛。

  生活在月亮河一带的鼹鼠都是棕色的。

  这个小小的孩子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他已经出生多少天了?

  他一定又是一个出色的孩子,一个未来的挖掘专家。

  他这样一边走一边想着。

  他的大孩子正在路边等着爸爸回家。

  “你妈妈好吗?”米先生问。

  “好的,但是,但是……”大孩子说话总是快快的,从不结结巴巴,今天是怎么了?

  米先生不等他回答完,抢先赶回家。

  家里安安静静的,客厅里墙上的月亮摆钟“滴答滴答”地响着。米先生直接往房间去了。

  房间里一点声音都没有,他的太太坐在床边,风儿吹起了窗帘,遮住一半米太太的脸,不过米先生知道,他的太太只要坐着一动也不动,那么一定是不愉快的。

  孩子们一个一个坐在地板上。他们正在打着哈欠,但是谁也不说话。

  米先生大声地问:“怎么了?孩子们?”他的声音很响。他等待着孩子们一下蹦起来说:“哦,爸爸,爸爸回家了。”

  可是,他的孩子一起把手指放在嘴边“嘘——”地一下。

  “怎么了?孩子们?”米先生又问,这次他的声音很轻了。

  孩子们把眼光都投向他们的妈妈。

  米太太看着他的鼹鼠丈夫说:“如果你不想家里吵,你就不要说话。”

  “这是怎么回事?”米先生奇怪地问。

  “如果想家里安静就不要大声说话了。”米太太回答说。

  孩子们都打着哈欠点着头。

  米先生更加担心,他什么也没有说,走到婴儿床边上看他的孩子。

  米太太就说:“对不起,亲爱的,你好好看看孩子吧,但是,希望你不要太吃惊。”

  啊?他还是很吃惊,因为这个孩子是黑色的。

  “我实在不想有什么意外,可是,他真的是个意外,他不光黑,而且不睡觉,而且不吃东西,他从生下来开始一直吵到刚才,就在5分钟前。”米太太说。

  米先生对这个孩子有些失望。

  但是,他想起他的太太为了生这个小家伙一定吃了不少苦,而且,还很担心,所以他很快地转过身。

  他说:“他并不是老鼠、水鼠、负鼠或者其他的鼠,对吗?”

  所有的鼹鼠孩子都点着头。

  “他只是瘦一些,黑一些,对吗?”

  所有的鼹鼠还是点着头。

  “所以,我们不用担心,还是会把他养大的。”米先生说。

  米太太终于也点头了。

  “不要让孩子们觉得家里发生了什么大事,没有什么。”米先生在太太耳边轻轻地说。

  米太太这才从床边站起来,把窗帘扎好,然后转身说:“好了,孩子,你们的爸爸回家了,大家都去客厅玩,让爸爸休息一下。”

  鼹鼠孩子们早就想玩了,就一下子到了客厅。

  米先生和米太太进了他们自己的房间。

  米太太说:“他会是怎样的孩子?一出生就把家里人折腾了一个星期。”

  “不管怎么说,家里多了一个孩子,应该高兴埃”米先生说。

  米先生的话在这个家庭里是非常起作用的。

  第二天早晨,这个孩子就有了自己的名字——米加。

  米加还睡着,米先生和米太太还没有机会对着他叫过这个名字。

  米先生家的客厅里充满了阳光,米太太把孩子放在窗口,让温柔的阳光隔着镂空的窗帘照在孩子的脸上。

  客厅中间长长的餐桌上放着一束紫云英花。

  小鼹鼠米加闭着眼睛很舒服地睡着了,他就这样睡了整整一个星期。

  这一个星期,让大家明白了一件事情,这个黑色的鼹鼠要么不睡觉,睡着了就算是特意喊醒他,也不是容易的事情。

  这也同样让鼹鼠爸爸和鼹鼠妈妈担心。

  第一章2

  鼹鼠爸爸米先生把自己的家设计成一个地下迷宫,他的八个鼹鼠孩子顽皮得让他头疼,第九个孩子却因为贪睡让他头疼。

  一直到米加长成大鼹鼠的时候,他的睡眠习惯还是和别人不一样。

  早上,米先生和米太太在房间里按电铃,孩子们床头的电铃就会一个接着一个地响起来。

  大家乱哄哄地起床,穿反衣服,穿错鞋子,扣错扣子,什么样的事都可能会发生。

  他们起床的时候还没怎么醒,一开门,总是相互撞一下。不过,老大不怪老二,老三也不怪老四,老五还要和老六相互拥抱一下,老七和老八还要拥抱两下。

  只有米加,他还在睡觉。

  米太太正在准备早餐,他在长长的餐桌上排着十一个碟子,碟子里装了十一块面包,最后一块是特意为米加准备的,但是最后总是老大替米加吃掉。

  米先生已经穿上了自己蓝色的工装裤,袋里面的工具在丁当响。

  他把最后一片面包塞进嘴里,一边嚼一边说:“我要工作去了,孩子们,喊醒你们的弟弟,别让他养成贪睡的

  习惯,这不是鼹鼠的好习惯。”

  “好的,爸爸,我们会的。”他们等会儿会去掐米加的鼻子、耳朵和尾巴。  米先生已经咽下了面包,走到门口,回头再加上一句:“照顾你们的妈妈。”

  “好的,爸爸,我们会的。”他们总是这样回答的。

  米先生一走,米太太就说:“不要叫醒你们的弟弟,他还小,让他睡吧。”米太太很心疼这个瘦小的儿子。

  “他有些像老鼠。”老大这样说他的弟弟。

  “不许这样说你的弟弟。”米太太不准家里有谁说米加不像鼹鼠而像别的任何什么鼠。尽管她自己也这样想过。

  “好吧,我可以不说话。”老大转身走向钢琴。

  要老大不说话,那他就开始跳上钢琴,他总爱把家里弄出声音来。钢琴放在大厅的一个角落里,是米太太的陪嫁。老大不会弹钢琴,只会站在钢琴上来回地跳,钢琴在杂乱无章地唱着歌。

  可是,别担心,米加是不会醒过来的,他睡觉的时候别人很难吵醒他。

  老二总是坐不住的,他想出去玩。他出去的时候,从来不

  从门口走,他们家的门有好几道,老二实在没有这个耐性,他是从壁炉的烟囱里钻进钻出的。

  每当他从烟囱里钻进家门的时候,米太太就以为他是米加,因为他浑身都是黑的了。  老三开始想荡秋千。

  他看准了米太太的篮子,米太太的篮子都挂在客厅的房顶上,一个一个好象是吊灯一样,米太太喜欢收集篮子就像米先生喜欢收集工具一样。

  篮子成了老三的天地,玩累了,他就在篮子里睡觉。

  有一次,米太太到处都找不到他,急得眼泪都下来了。一直到米先生回家,听见篮子里发出“呼噜呼噜”打酣的声音,才发现了他。

  现在只要找不到他,米太太就开始摘篮子,把篮子一个一个摘下来看。

  老四和老五、米六、老七、老八一起玩“好人坏人”的游戏,他们总是抢着演坏人,他们在家里上上下下,里里外外来回奔跑、打滚,最后总是坏人胜利。

  他们这样折腾了一整天。

  可是米加一直都在睡觉。

  晚上是一家人团聚在一起的时候。

  米加在爸爸回家以前起床了,是哥哥们拉他的耳朵,掐他的鼻子把他叫醒的。  米太太摇着头说:“亲爱的,我在家里一天可比你在外面干活更加受累。”

  米先生说:“哦,他们都长大了,等他们再大一些,我会带他们去干活。把他们的力气用在该用的地方。”

  鼹鼠兄弟开始围着电视。

  但是,米先生要看新闻。电视里正在播放:“月亮河今天搬来了鼹鼠一家,他是尼先生的全家,尼先生是一位出色的土质研究专家。”

  接着是尼先生全家在电视里露面。

  “啊,他们家族的皮毛是灰色的。他们的祖先可能住在星星河一带。”米太太说。

  “他们家没有男孩!”老八嚷嚷着。

  电视上尼先生一家真的全部都是女孩,好象有十几位。

  新闻过后是孩子们的动画片,他们看的是《丑小鸭》,在一群天鹅里,有一只很丑很丑的鸭子。

  但是,米加早就不知道跑哪里去了。他不喜欢看电视,他更喜欢看书。

  “妈妈,米加是我们这里的丑小鸭吗?”老大问。

  “大概是这样。”米太太回答。  因为老大开了头,所有的鼹鼠就一起开始议论米加了。

  “他常常独自发呆。”

  “他说自己不喜欢土地,而喜欢天空。”

  “他还说,他不想学习挖掘,他没有兴趣。”

  “他常常画奇奇怪怪的图纸,听说是为了设计鼹鼠望远镜,可以看见天上的星星。”

  他们说这些话的时候,米加不在家,他是在看天上的星星?还是在屋外的树下看书?或者是在月光下画着他的图纸?

  米加的头脑里的确是有着很多奇奇怪怪的念头的。就连他平时做的事情,米太太也是无法弄清楚的。有一点可以肯定,米加不喜欢泥土,不愿意挖掘,这可真是让米先生和米太太担心。

  在月亮河边,米加在没有封顶的城堡里看天空,遇到了邻居刺猬先生。米加对自己的生活习惯有些苦恼,刺猬先生是唯一理解他的人。米加为刺猬先生设计了滑轮搬运机。

  现在我们要来说说我们的鼹鼠米加了,他到现在还没有和我们大家见面。

  真的,他的确有些不好意思和大家见面。

  米加是黑色的鼹鼠,整个月亮河唯一的黑色鼹鼠,为了让他看起来比较明显一些,米太太常常给他穿有条纹的彩色工装裤。他有着尖尖的鼻子,头颈又粗又短,脑袋比一般的鼹鼠要大一些。眼睛亮亮的,很灵活。从整个看起来,他有些瘦校米加不怎么和哥哥们一起玩。哥哥们爬烟囱、荡秋千的时候,他大部分是在睡觉。而到了夜晚,他开始到树下看书,到河边溜达,或者就在大石头上画画。而这个时候,哥哥们已经开始睡觉了。

  但是他的哥哥们还是很爱他这个弟弟的。

  他们从来不很重地拉他的耳朵,也不很重地掐他的鼻子。他们每次都在爸爸回家以前叫醒他。

  他也很爱他的哥哥们。  不过,米加还是很寂寞,在夜晚,是没有伙伴和他一起玩的。

  月亮河岸有许多的卵石,大部分是椭圆形的,但是也有圆形的,这些都是从很远的山上被瀑布冲下来的石头,一直冲着滚着到了这里。卵石是青灰色的和米色的,米加就在月光下堆卵石玩。

  有时候,他在那里用卵石筑了一道堤坝。一道长长的堤坝。

  第二天,哥哥们来到河边来的时候,他们就说:“啊,这是一道多么长的堤坝啊,不知道是谁筑的。”

  有时候,他用卵石堆迷宫。

  第二天,哥哥们看见了,就说:“来啊,我们在这里玩吧,可是,别让自己迷路哦。”

  他们并不知道这一切都是他们的弟弟米加干的。

  晚上,米加在那里用卵石堆高高的城堡。

  他的城堡已经快堆完了,他把自己堆在里面,但是留了城堡的顶没有堆,这样他可以从城堡里看天上的星星和月亮。

  这样的城堡马上就可以让别人觉得好奇。

  “哦,这是谁的城堡,没有顶的城堡?”谁看见谁都会这样问

  的,现在问话的是路过这里的刺猬先生。

  刺猬先生长得有些矮胖,眼睛很小,力气不是很大,但是再重的货物也不会压垮他。他是月亮河唯一出过远门的人,在河边有他的一条船,运送着来往的货物。

  他就住在鼹鼠家附近,和米先生是朋友。他常常要找米先生帮他挖掘洞穴,因为他的货物都需要洞穴来存放。

  “啊,是刺猬大叔。”米加搬走一块挡在身边的卵石,等于给城堡开了一个窗户,他从这个窗户里伸出头来和刺猬大叔打招呼。

  “啊,是你这个调皮鬼。你是米家最小的儿子。”刺猬先生说。

  米先生有这样多的儿子,别人常常会弄不清楚谁是谁,但是,米加是不会被弄错的。

  “你可以到我的城堡里来做客吗?”米加问。

  “哦?我可以吗?”刺猬先生觉得自己是大人,被孩子邀请有一些意外。

  “当然,我不希望我是城堡里唯一的主人,而没有客人。”米加说。

  哦,刺猬先生很高兴。

  他把胖胖的身体卡进了米加的洞穴,“你在这里做什么?”他问道

  。

  “我在这里看星星。我在想,要是我能够有一台‘鼹鼠天文望远镜’就好了。”米加望着天空回答。  “是的,但是,我没有看见过这样的东西。”刺猬先生的确没有运送过这样的货物。

  “我想办法自己做,我正在设计图纸,不过,还需要一些零件,很小的一些零件。”米加说。

  “城市里才会有买零件的商店。”刺猬先生这样对米加说。

  他觉得米加是个有些想法的鼹鼠。

  “你出生的时候,你的爸爸正在为我挖掘洞穴。”刺猬先生说。

  “你知道我什么时候生的?那你知道我为什么是黑色的吗?”他这样问他的邻居刺猬先生。

  刺猬先生愣了好一会儿,他觉得米加的这个问题在月亮河是没有人可以给他答案的。

  但是刺猬先生这样回答他:“有一天,你会习惯你自己和别人不一样的。就像我浑身都是刺,而我并不觉得我很丑。”

  糟糕的是,刺猬先生身上还有几根折断的刺,看起来让人觉得不怎么舒服。如果他没有刺,那还叫刺猬吗?

  “为什么我喜欢在白天睡觉?”米加接着又问。

  也没有人可以给他答案。

  但是刺猬先生笑了笑说:“这也没有什么,就像我喜欢在冬天里睡觉,一直睡到春天,这不能说明我是懒惰的。”

  刺猬先生同时也是月亮河一带很勤劳的搬运工人。没有人会认为他懒惰。

  刺猬先生在搬运东西的时候,常常会碰伤了他的刺。但是不到冬天,刺猬先生是不会休息的。

  米加更加觉得刺猬先生的话很对的。

  他们开始在没有封顶的城堡里看天空。

  月亮总是很圆,有时候还会躲进云里。云也总是很轻,有时候也会遮住月亮,但是,风一吹,云儿就飘走了。云和月亮,他们是在捉迷藏吗?

  这样的夜晚,对于刺猬先生和米加都是很美好的。

  米加和刺猬先生说过话以后,心里觉得不是那么寂寞了。慢慢地,米加开始有些不怎么在意自己是黑色的鼹鼠了。

  但是刺猬走了以后,他发觉自己仍然有些烦恼。

  爸爸说过:“是鼹鼠,就都会挖掘。”

  他想,为什么鼹鼠不能做别的事情呢?他就爱做别的事情。

  他拿着油灯,独自来到河边,河边有一块大的光滑的石头,月光均匀地照在石头上,这样的石头刚好可以做鼹鼠的桌子。油灯使得这张石头桌面更加明亮。

  他在那里铺上纸。

  纸上画着月亮河边的一棵最粗壮的大树,河里停着一船的货物,那是刺猬先生运货的船。

  “把船上的货物运到岸上,这是一件很吃力的事情。但是,我会让他变得省力。”鼹鼠米加这样想。

  他的眼光落在那棵很大很大的树上。在刺猬和鼹鼠看来很重很大的货物,对于大树来说,根本就算不了什么。

  米加开始给图纸上的树画上轮子。接着在轮子上画了两根粗粗的绳子。

  “啊,这样就可以了。”米加高兴极了,“刺猬先生只要站在船上把货物往绳子里套,然后到树底下拉就可以了。”

  第二天,米加就把图纸交给了刺猬先生。

  刺猬先生很惊讶,但是他照样做了。

  “啊,现在我干活轻松多了,更不用担心伤了我的刺。”刺猬先生

  激动极了。

  他找到鼹鼠米先生说:“米加真是个好孩子。他知道用滑轮干活可以省力。”

  “这不能说明什么,他不会挖洞。”米先生这样回答。

  对于鼹鼠来说,挖掘是最好的职业了,鼹鼠爸爸固执地这样认为。

  他带孩子们挖掘废弃的黄鼠狼洞穴。

  对于鼹鼠来说,挖掘是最好的职业了。鼹鼠爸爸固执地这样认为。

  今天他要带他所有的孩子去练习挖掘,地点是:废弃的黄鼠狼洞穴。包括米加,他也必须去。

  米加的哥哥们都穿着黑白条纹的工装裤,显得很精神。

  但是米加穿的是红白条纹的衣服,米太太一直都认为他不能穿黑衣服,她不想让米加整个儿黑成一片。

  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狗尾巴草在风里轻轻地摇晃着,鼹鼠弟兄们扛着小铁锹在狗尾巴草丛里走着,嘴里哼着歌。米加落在最后。

  他们用长筒靴踩出一条道路,一直通往一堵高高的墙。黄鼠狼的洞穴就在墙根下。

  墙下有一堆杂乱的砖块。黄鼠狼在离开洞穴的时候用砖块堵住了入口。有一些乱砖上长满了青苔。

  “孩子们,动手吧,把这些乱砖都搬走。”米先生命令着。

  鼹鼠兄弟开始搬动这些砖,老大和老二开始抬一块很大的砖

  ,老五和老六用小铁锹铲把砖下面的泥先挖松。其他鼹鼠兄弟也都跟着这样干活。

  米先生看见了非常高兴,他对两个两个搬运的孩子说:“很好,很多事情是需要合作的。”  他又对用小铁锹的孩子说:“很好,很多时候是要学着利用工具的。”

  只有米加还愣着不动。

  “米加,你可以搬小一些的砖块。”米先生提醒他。

  “可是。爸爸,我在想,我们不必搬那些长了青苔的砖,我们只要搬走没有青苔的砖。”米加说。

  “哦?”米先生问。

  米加指着长了青苔的砖说:“这些砖在这里已经很久了,才长上青苔的,所以是很牢固的,我们没有必要去挖他们。”

  他又指着没有长青苔的砖很肯定地说:“而这些砖,是黄鼠狼离开时匆匆忙忙堆上去的,搬动他们很容易。”

  “是的,孩子们,有时候,做事情是要动脑筋的。”米先生第一次发现他的小儿子脑子还算管用。

  鼹鼠们把砖块搬掉后,进入洞穴,米先生开始教孩子们挖掘。

  米加又想打瞌睡了。  可是,米先生却直着嗓子叫起来:“快,用口袋把泥装起来,然后一个接着一个运出去。否则,挖下来的泥会把我们出去的洞口堵住的。”

  鼹鼠兄弟排成一队,开始往洞外运泥。

  米加排在最后一个,他负责把泥推到洞外。当他推完最后一袋泥的时候,他再也忍不住了,就蜷在狗尾巴草堆里睡觉了。

  鼹鼠兄弟们接下来开始分散挖掘。

  老大挖到了田鼠洞。

  田鼠说:“我在睡觉呢?谁来吵我?”

  “啊,真对不起,我们不知道,田鼠会和黄鼠狼是邻居。”老大说,因为他听说黄鼠狼看见田鼠就抓的。

  “是啊,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田鼠说完又睡觉了。

  田鼠这样贪睡,真像我们的米加。鼹鼠兄弟都这样想。

  老二挖到了一条蚯蚓,他把蚯蚓切成了二半。

  “这是不允许出现的情况。”米先生很生气。

  大家马上一起抢救蚯蚓。

  “把蚯蚓接起来,给他绑上绷带。”老三说完从口袋里拿出救护工具。

  米太太怕孩子们挖掘的时候受伤已经给他们准备了绷带。  可是,蚯蚓不要绷带。他用微弱的声音说:“算了,这样也好,我一直很孤单,没有朋友,现在好了,一条蚯蚓变成两条蚯蚓,我可以有弟兄了。”

  “是吗?”老三不相信地问。

  “是的,蚯蚓就是这样的。尽管切断身体很疼,但是,他们会成活的。”米先生说。

  大家把蚯蚓放在洞里一个平坦的地方,说好过一段时间再来看他,准确地说,应该是过一段时间再来看他们。

  老四遇到了一个特别大的难题,他挖到一块很硬的砖。

  “现在,我们需要炸药。”米先生说。米先生说的炸药就是鞭炮。

  “把炸药放在砖块下面。”米先生指挥着。

  大家兴奋极了。这真的是很危险很刺激的事情。

  老四放好炸药以后,老五冲上去,点燃了炮仗,“呲——”导火线发出细小的声音,大家都几乎停止了呼吸。

  “嘭——”巨大的声音从洞里传出来。

  “啊,发生什么事情了?”洞外的米加也被惊醒了。他从狗尾巴草丛

  中站起来。对于洞中发生的一切,他根本就不知道。

  这时候,米先生和鼹鼠弟兄们从洞里出来了。他们浑身是泥,只有眼睛是亮的。  “米加,你一直在睡觉?作为一只鼹鼠,不学会挖掘怎么可以呢?”米先生已经不再指望这个最小的儿子也成为出色的挖掘专家,但是,至少他要会挖掘。

  米加低着头,他觉得爸爸和鼹鼠兄弟们都在看着他,大家都在为他可惜。是啊,作为一只鼹鼠,爸爸和哥哥们都是很出色的,可是,米加呢?

  我真的不是一只好鼹鼠吗?

  米加决定,从明天起,要学一些挖掘的本领。

  回家的路上,鼹鼠哥哥们很兴奋,他们跳进月亮河洗澡。太阳照在河面上,发出很耀眼的光,鼹鼠们棕色发亮的毛上挂着水珠,在太阳光下面显得特别漂亮。

  米加在河边用一块卵石擦着身体,他好像是把卵石当成了肥皂。

  远处,柳树下面,米太太已经准备好晚饭等着他们回家了。

  鼹鼠尼里在河边洗衣服的时候遇到了对着天空发呆的鼹鼠米加。

  尼里说她好希望自己与众不同。

  夜晚的月亮河特别幽静,月亮升得很高,圆圆的,周围只有几颗星星。

  米加连续几天跟着爸爸一起学习挖掘,浑身都在酸疼。

  “月亮,你是挂在树梢?还是站在山顶?”米加这样想着。对于鼹鼠米加来说,天空离他实在是很远很远的。

  很多鼹鼠是不会去注意天空的,他们只注意脚下的土地。

  河边另外一个地方有一位小小的鼹鼠姑娘,她在对着河面说话:“月亮,你离我们这样近,我一伸手就可以碰到你,可是每次都捞不到。”

  她是鼹鼠尼先生家最小的女儿,名字叫尼里。她身上有着灰色的皮毛。穿着一条很长的绿花裙子,裙子已经洗得发白。她把裙子挽起来,在前面打了一个结,光着腿站在水里。

  她的眼睛一直盯着水面,水面上有一个圆圆的月亮的倒影。

  很多鼹鼠是不会对水感兴趣的,但是,尼里没有办法,她是到河边洗衣服的,她要洗全家所有鼹

  鼠的衣服。她的家里有爸爸、妈妈和十二位姐姐。

  在她的身边,有一个竹筐,筐子里有一大堆的衣服,她的手里拎着一件衣服,浸湿了水,显得很沉。  突然,衣服从她手里掉落到河里,顺着水飘走了。尼里赶快去追衣服,这是她的爸爸尼先生的外套啊!

  衣服在月亮河里漂着……

  一直漂到米加的眼前,“啊,水里漂来一件衣服。”米加把衣服从河里捞起来。

  “这是我爸爸的衣服。”尼里站到米加面前,她用很轻的声音说话,好像怕惊动了安静的水面。

  米加从没有遇到过这样小声说话的鼹鼠,他的兄弟们说话一直都是又快又大声的。而且她是灰色的。

  “你是尼先生的女儿?”米加一边问一边把衣服还给尼里。

  “是的。”尼里的眼睛里带着疑问。

  她们全家刚刚来到这里,连她漂亮可爱的姐姐们都还没有朋友,又有谁会注意到她这不起眼的鼹鼠小妹妹呢?

  “我是米加。我在电视里看见过你们全家。”米加回答。

  “是的。”尼里眼睛里带着笑。

  “你们是从别的地方搬来的?”米加又问。

  “是的。”尼里的眼睛里开始充满了喜悦。

  “这是你爸爸的衣服?”

  “是的。”

  “你一个人在洗衣服?”

  “是的。”

  天那,她怎么就会说“是的”两个字。

  “以前,我从来没有在夜里遇到过别的鼹鼠。”米加的眼睛在黑夜里发亮,他挪出一块地方,让尼里靠近他坐在一块卵石上。他们把脚伸在水里一动也不动。

  “我也没有遇到过夜里出来的鼹鼠。”尼里回答,她本来还想说,更加没有遇到过黑色的鼹鼠,但是她怕米加会不高兴,就没有说。

  “我喜欢看夜晚的星星和月亮。”

  “我也是。”尼里用左脚划了一下水。

  “我还常常想,天上是不是也住了一只鼹鼠。”

  “我也是。”尼里用右脚划了一下水。

  天那,她又变得只会说“我也是”三个字。

  “我希望天上有一只和我一样的鼹鼠,因为别人都和我不一样。”米加说这些话的时候,眼睛一直望着天空。

  “我也是。哦,不,我希望有一只不一样的鼹鼠。”尼里说。

  “是吗?为什么?”米加奇怪地问。

  “我的爸爸已经有十二个可爱的姐姐了。他好希望我不一样,是个儿子。”

  鼹鼠尼先生的确想儿子,想得几乎疯狂。可是,他和他的太太一直都生女儿。

  尼里在妈妈肚子里的时候,尼先生发誓说:“如果再生女儿,我们就不再生了。”

  可是,结果是尼先生的太太又生了一个女儿。

  尼里说完显得很难过。米加听了她的话,心里也难过起来。

  他们就这样坐在河边,脚垂在水里,眼睛望着远方,他们心里想的也许是一样的,也许是不一样的。但是,他们靠得很近。

  “我喜欢河边。”米加说。

  “我也喜欢,是从这会儿开始喜欢的。”尼里说。

  在这样的夜里,对于两只孤独的小鼹鼠来说,有位靠得很近的朋友就足够了。

  “哎哟——”尼里突然叫起来。打破了沉默的空气。

  “怎么了?”米加问。

  “我的脚——”尼里把脚伸得高高的。

  月光下,尼里的脚趾被螃蟹夹住了。这是一只破坏气氛的小螃蟹。米加试着去对付那只螃蟹,但是螃蟹很顽固,紧紧地咬住了不放。

  米加没有办法对付夹住脚的螃蟹,只好说:“我马上回去发明一个机器,叫做‘对付咬人螃蟹机’。”

  米加正在着急,尼里说:“不过,现在已经用不着了。”她把脚伸起来,哦,这个小螃蟹大概是闹够了,或者找到更加好玩的玩法了,或者是怕米加立刻就发明出“对付咬人螃蟹机”来,所以已经走掉了。

  “那好,现在我想发明洗衣机了,你就可以不用这样辛苦地洗衣服了。”米加说。

  “是的,我总有洗不完的衣服。”尼里说话的时候看着米加。她被眼前这只小小的黑鼹鼠的话牢牢地吸引了。

  她从来没有听说过,鼹鼠也会有发明东西的念头。她想,不管他是不是真的能够发明那种机器,有这样的想法就已经是很了不起了。

  尼里捡到一块小小的卵石,她把这块卵石送给米加。卵石在月光下发出淡淡的光泽,卵石上映出了尼里的脸。米加带着这块小小的卵石离开了家乡。

  自从有了发明洗衣机的念头,米加就常常在夜晚画他的设计图。

  爸爸和妈妈对尼里夜晚的行动是不加干涉的,但是,他们对此很伤心,他们不希望自己的孩子不学习挖掘而整天做他们弄不懂的事情。

  “发明,就像星星一样,离我们很遥远。”鼹鼠妈妈米太太这样说。

  “一只鼹鼠整天想一些不着边际的事情,而把大白天浪费在睡觉上,他早晚要吃亏的。”米先生这样说。

  “如果我有米加这样的儿子,我会高兴的,虽然他有些瘦校”刺猬先生这样说。当然他没有儿子,也没有女儿。

  米加的哥哥们已经能够挖掘复杂的洞穴了。他们一直都替米加可惜。

  可是,尼里很崇拜米加。

  “你的图纸怎么样了?”尼里问。

  “不怎么样。遇到一些难题。我缺少一些零件。这需要很多的钱去买。”米加说得很认真。

  他说话的时候,正站在河边。他在帮尼里洗衣服。在没有发明出洗衣机的时候,米加愿意一直这样帮助尼里。  这对于发明洗衣机是有帮助的。

  在洗衣服的时候,米加发现尼里爸爸的衣服上有特别多的泥,因为尼先生是土质研究专家,所以米加决定在他设计的洗衣机必须有一个清除泥土的功能。

  他还发现,尼里没有力气绞干衣服,所以米加决定发明的洗衣机必须会自动绞干衣服。

  月光还是很温和地照在河上,像是给夜晚的月亮河披上了金黄的外套。河水很清很清,脚下光滑的卵石在水和月光的照映下显得很有光泽。

  在洗衣服的时候,尼里发现了一块很特别的卵石,圆圆的,淡青色的,就像那只夹住她脚的小螃蟹。

  “你喜欢这块石头吗?我想把它送给你。”尼里说。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美的石头。像一只小螃蟹。”米加说。

  “也许,就是那只小螃蟹变成的。”尼里说。

  这太有意思了。米加决定收藏这块卵石。就像爸爸喜欢工具,妈妈喜欢篮子,米加喜欢

  这块卵石。

  “给他起个名字吧。”尼里说。

  “好的,就叫他月亮石吧。”米加很快就想好了名字。

  从那天起,不管什么时候,米加身上都藏着这块月亮石。

  他的哥哥们奇怪极了:为什么米加要那么宝贝一块普通的卵石呢?

  “米加总是弄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老八说。

  “米加把一块卵石当成宝藏。”老七接着说。

  “但是,那是他的爱好,他有爱好的自由。”老六说。

  “但是,他这样的爱好,是有些奇怪的。”老五说。

  “听说乌鸦是这样的,在他们的窝里藏金币或者像金币的东西。”老七说。

  这些话,米加是统统不管的。

  “听说每天晚上,米加都在帮助一只名叫尼里的鼹鼠洗衣服。”老四说。

  “这很好啊,尼先生家有很多女儿的,你们如果羡慕也可以去帮助其中的一位做些事情埃”老三从很高的一个篮子里伸出头说。

  老二像玩滑梯一样从烟囱里滑下来,说:“米加在设计他的图纸,我觉得他这样也算是在做一件事情了。可是,我们在做

  什么?”

  老大说:“是啊,不要说米加怎么样了,我们自己要好好练习挖掘才好啊!”  米加正在河边,抚摩着他的月亮石。月亮石一直被米加放在胸口,它已经被捂热了,不再是一块冷冰冰的石头。

  米加拿出了月亮石。月光下,月亮石发出淡淡的光泽。

  从拿出月亮石的时候起,米加就开始惦记尼里了:为什么今天她还没有来?她不洗衣服了吗?月亮石啊,你能不能告诉我,尼里在哪里吗?

  米加这么想着,月亮石的光泽渐渐变得柔和起来。那光泽泛出一阵阵的雾气,而且越来越浓……突然,月亮石里出现了尼里的影子!

  啊,尼里躺在床上,她生病了!尼里从床上慢慢地坐了起来……“尼里,别来!今天你应该在家里休息的。”米加说。

  可是,尼里听不见。

  她搬起放在门口的篮子摇摇晃晃地出了门。她的篮子里仍然放着很多的衣服啊!米加难过极了……米加正想着,尼里来了。

  米加赶快走过去,帮尼里放下篮子。

  “你为什么还要来洗衣服?”米加很生

  气地问。

  “我要来洗衣服的,这样就可以见到你了。”尼里说。

  “我不让你洗,我会为你发明‘鼹鼠洗衣机’的。”米加好想立刻就能发明洗衣机。

  “尼里,你不要动,到草地上躺一会儿,我来帮你洗。”米加说。

  尼里实在是累极了,她真的就躺在草地上了。

  草地离河很近,能听到河水流动的声音,还有一些没有名字的小花,在黑夜里开放着,散发出一阵阵淡淡的香味。

  尼里数着天上的星星:

  一颗星,孤零零;二颗星,放光明;三颗星,亮晶晶;四颗星……数到第四颗的时候,她就睡着了。

  远处,传来一两声青蛙先生的歌唱,但是不会吵醒尼里。

  第二天,尼里醒来了,太阳照在她的身上,使她睁不开眼睛。

  好久,她才想起自己躺在河边的草地上。从昨天晚上一直到现在,她都睡在这里。

  在她的周围,洗干净的衣服晾成了一排一排的。太阳照着衣服,风儿吹着衣服。

  鼹鼠米加呢?

  米加在尼里盖着的床单上放了一封信:

  亲爱的尼里:

  我的发明遇到了困难,还需要一些零件,在很远的城市才可以买到,所以我去城里了。

  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赚到足够的钱。但是你要相信我,等着我,我很快会回来的。到那时侯,你就不用这么辛苦了。

  你永远的朋友米加

  尼里看着信的时候,眼睛里湿湿的,风儿吹走了她的衣服,她一点也不知道。

  哦。米加,祝你平安回家。

  米加还给刺猬先生留了一封信,大致的意思也就是他的发明需要零件,他要去城里赚钱和买零件。

  刺猬先生把信给鼹鼠先生看的时候,鼹鼠先生和鼹鼠太太都愣住了。

  “老朋友,我保证,米加会很好。”刺猬先生说。

  “我早就说过,米加不爱挖掘,你就不要逼他挖掘。”米太太说。

  “我很难过。他的选择并不是我希望的。”米先生板着脸说。

  “可是,他是很聪明的孩子,我们应该祝福他。”刺猬先生说

  第二章

  米加独自走在离家的路上,月亮石是他唯一的行李。他向陌生的田鼠借宿,还遇到了一位热心的卡车司机。卡车把他带到了一个名字叫做“书城”的地方。

  米加出发的时候,只背着一个小小的包,里面藏了那块小小的月亮石。

  月亮河边没有一只鼹鼠曾经离开过家,连米加的爸爸米先生也不例外。米先生常常说:“对于鼹鼠来说,乡下是最好的地方了。”

  米加沿着弯弯的月亮河一直走了很久。脚上的靴子已经破了一个洞。

  晚上,他常常在树底下过夜。

  他已经很累了。现在他需要休息,需要一个热水澡和一些食物,另外还需要更换一双鞋子。

  他决定向路边的田鼠借宿一个晚上。

  “我很欢迎你住在我的家里。但是,我觉得你应该帮我做一些事情,比如,帮我一起挖洞,这是你们鼹鼠的专长,对不对?”田鼠正在把自己家挖大一些,他想让米加当自己的帮手。

  “但是,我觉得你更加需要一辆小推车,这样你就可以运东西了。”米加说。他更加愿意帮田鼠安

  装一辆小推车。

  田鼠的确很想有小推车。

  米加很快就用田鼠家里的木头安装了一辆小推车。

  所以很快,他就在田鼠这里他得到了他要的面包、牛奶、鞋子以及热水澡。

  在告别田鼠的时候,田鼠说:“我一直以为鼹鼠只会挖掘,没有想到鼹鼠还能安装小推车。”

  有了鞋子,米加还是走不快,因为这是田鼠的鞋子,米加穿着很不合脚。他走到了一条长长的公路上。他相信这是通往城市的路,他就沿着这条公路一直走。

  一辆红色的卡车从他身边经过,“吱噶——”一声,在米加身边停了下来。

  卡车上是一位很胖的狗司机,有着很长的金黄色的毛,小小的红马夹裹着他的身体,胸前的毛从纽扣的空隙中间露出来,显得很健壮。

  “可以搭你的车吗?”米加立刻就问。

  “当然可以,要知道开长途车的是需要一个人说说话的,否则容易打瞌睡。”狗司机把车门打开,请鼹鼠米加坐在他旁边的座位上。

  “你从哪里来,要去哪里?”狗司机问。

  “我只知道我是从月亮河那里来的,还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米加说。

  “哦,月亮河是什么地方?很远吗?”狗司机问。

  米加想,连司机也不认识他的家乡,月亮河原来是一个多么偏僻地方啊!

  “既然你不知道要去哪里,我就把你带到附近的城市吧。”狗司机说。

  这真是太好了!

  一路上,狗司机和米加说话,更加确切地说,只是狗司机独自在说,米加一直在一旁听。

  米加想:听别人说话原来也很重要。如果没有人听,狗司机是不会那么起劲地说话的。如果不说话,他就会想睡觉,司机想睡觉是多么危险的事情啊!所以米加一直很乐意地听着。

  狗司机一直在说他的狗太太和孩子们。

  “我的太太很漂亮,她有着毛茸茸的大耳朵,但是,她的脾气坏极了。”

  “不过,我很爱她,她为我生了很多的孩子。”

  “我必须要赚钱养活一家子。作为一条有家的狗,如果不能养活一家子,那还算什么狗。”

  米加觉得这位司机和他的爸爸有些像,天底下的爸爸都

  这样辛苦,都在这样忙忙碌碌地想着养家吗?

  卡车很快把米加带到了城市里,这是一个名字叫做“书城”的地方,在城市的东面有着一座很高很高的山,而西面有着一个很大很大的森林。

  “祝你好运。”狗司机说。

  “也祝你好运,希望我们还能见面。”米加和狗司机告别了。

  米加遇到了一个叫做咕哩咕的人。他是一位贫穷的魔法师。米加被咕哩咕的魔法吸引,决定拜他为师。

  书城有很多的房子,还有很多的车子,很多人在大街上走着。

  有时候,也能遇到狗熊戴着草帽坐在路边的石凳上看报纸。

  小鸭子背着书包上学,他们排着队穿过拥挤的马路。

  猫在街头雕像下面晒太阳,那雕像是一本翻开的大书,这并不表示猫爱读书。

  小小的鼹鼠在这里是不会引起别人注意的。即使他穿着有条纹的彩色衣服。

  城市的灯光很亮。这使得米加分不清白天和黑夜。他慢慢开始改变自己的睡觉习惯。这样,他就有很多时间去逛街和看书了。

  街上有各种各样的小摊子,可以买到许多有趣的东西。

  有卖棉花糖的。

  有卖风筝的。

  还有卖糖葫芦的。

  最吸引米加的是这个城市的图书中心,这里有各种各样的图书,但是有一些关于魔法和巫术的书已经在很久很久以前被山上的魔法师和森林里的巫婆买去了。

  米加可以到这里免费地看许多的图书。米加希望设计洗衣机遇到的难题在这里可以找到答案。  在图书中心的前面是中心广。广场一直是最拥挤的地方。书城的居民大部分都喜欢读书,除了少数不爱读书的,比如猫。凡是爱读书的就一定会到这里看书。

  可是,今天大家都没有在看书,而是围成了一个圈,伸着长脖子在看。米加想了想,也从拥挤的人群中挤了进去。

  呵,围在中间的是一个和他一样穿彩色条纹衣服的人,大家正对着他扔鲜花。

  他看上去不算很老,瘦瘦的,高高的。衣服显得很宽大。他的头顶已经没有头发了,亮亮的,周围有一些稀疏的蜷发紧紧地贴在耳边和后脑,他的头发还没有他的胡子长。在胡子的上面有一个肉肉的圆鼻子。

  他手里举着一根银色的棒,这是魔术棒。他挥动魔术棒的时候,空中就划出了一道道银色的光圈。

  “各位请看,这是一个马铃薯。一个真正的马铃薯。昨天刚刚从土里挖出来的马铃薯。一个还带着泥的马铃薯。”他说一句就换一个

  方向,这样可以让大家都看清楚。

  大家的眼睛马上就都盯着马铃薯了。

  “现在,我,咕哩咕,要把它变成一只手表,一只滴答滴答响的手表。”原来他的名字叫咕哩咕。

  他刚刚说完,人群中就发出“噢——噢——”的声音。大家都很激动。

  “真的?你不会是要把马铃薯变成土豆吧?”人群中有人大叫着。

  “哈哈哈哈……”大家笑得很厉害。

  “吧哩卟噜,唏哩哗啦……”咕哩咕啰里啰嗦地念了一大堆,手里的魔术棒转了一圈又一圈。

  所有的人都不再发出声音,好像停止了呼吸。

  突然,他停了下来。

  啊,大家面前的马铃薯真的不见了!他变出来的是一块石头。

  “哈哈哈哈……”所有的人都开始哄笑起来。

  “不要笑,这只是一个小小的玩笑,今天是我的生日,所以,在真的变成手表以前,我先要和大家开个玩笑。”咕哩咕掏出手帕,擦了擦鼻子上那几滴亮津津的汗水。

  有人又叫起来:“不管怎样,能够把马铃薯变成石头,也算是有些本事的。”

  “是啊,是啊!”大家又叫起来。

  “下面我就真的开始变手表了。”咕哩咕大声宣布。

  于是大家更加安静了。

  “各位请看,这是一块石头,一块硬邦邦,冷冰冰的石头。”他还是像刚才一样把手里的石头对着各个方向给大家看。

  观众中有一位野猪先生有些不怎么相信,他把石头拿过来,放进嘴巴里就嚼。

  “卡嚓——”野猪先生的牙齿蹦掉了一颗。

  大家哈哈大笑。

  只有咕哩咕一点也不笑:“我咕哩咕要把它变成手表,滴答滴答响的手表。”

  然后,他开始念魔法口诀:“哈哩卜罗,嘻哩哗啦……”他又啰里啰嗦地念了一大堆。

  “变——”最后,他大声命令石头。

  啊!石头真的变了,不过嘛,这回还有一点点小小的不对劲,石头没有变成手表,却变成了一个钟,一个会滴答滴答响的钟。

  “大家看吧,这是滴答滴答响的钟。这个马铃薯实在是太大了一些,所以就变成了钟!但是,这也很不错。大家听见‘滴答滴答’响了吗?”咕哩咕的额头上也开始冒

  汗了。

  尽管钟和手表有一点点不一样,大家还是很高兴。反正是变着玩的,没有人太认真。

  演出就这样顺利地结束了。

  只有咕哩咕自己清楚,他今天又念错了两回魔法口诀。

  咕哩咕把所有的东西放进他的大旅行袋,这个大旅行袋对于咕哩咕来说实在是有一些浪费的,因为咕哩咕是很穷的,他所有的东西无非就是变魔术用的土豆和实验用的几个瓶子。

  周围的人群已经全散了,地上散落着一些鲜花。那个马铃薯变成的钟也已经被别人抱回家去了。

  可是,米加还站在那里。

  “你怎么还不走,孩子。”咕哩咕说。

  “你刚才是怎么做到把马铃薯变成钟的?”米加问。

  “这你可学不会,这是我的本领。”咕哩咕说完就走了。

  走到拐角的街头,咕哩咕才发现米加紧紧地跟在他的身后。咕哩咕走,米加也走,咕哩咕停,米加也停。

  “你为什么跟着我?”咕哩咕问。

  “我想跟你一起走。”米加说。

  “是吗?那你能做什么呢?”咕哩咕问。

  “我什么都能做。只要你让我跟着你学习本领。”米加说。

  “哦,原来是想学习我的魔法,告诉你,这魔法可不是鼹鼠容易学会的。”咕哩咕说。

  “是的,但是,我真的下决心学的。”

  “其实,我只是一个穷得丁当响的老头。”咕哩咕只好说实话。

  但是米加就像没有听见一样,坚持说:“我不会吃很多东西的,我还会帮你干活。”

  咕哩咕想:是啊,他只是一只小小的鼹鼠,不会很难养的,也不会像猫和狗那么烦人。也许,有一只小小的鼹鼠陪着,也不错哦!

  咕哩咕原来是住在山上的魔法师,但是有一天他把鸟窝变成了帽子,把帽子变成了鸟窝。他在山上再也住不下去了。

  其实,咕哩咕最怕遇到的是麻雀。

  “我对麻雀过敏。”咕哩咕对米加这样说。

  这是有原因的。

  咕哩咕原来是住在山上的魔法师,在山上,他有一间很简陋的小木屋,还有就是一顶破旧的黑色礼帽。

  顺便说一句,咕哩咕那时侯是天天戴着这顶礼帽的,从来不露出他的光头。

  想一想,在森林里露出头顶是多么麻烦的事情。那些小鸟会以为那是一个不长小草的荒岛而落在他的头顶歇脚,这会招来鸟粪。

  所以对于光头来说,在森林里戴帽子很重要。

  咕哩咕独自住在木屋里练习他的魔法。

  练习魔法靠的是记忆。必须把那些奇奇怪怪的魔法口诀背熟,不能有一点点的错,否则很可能会变出完全不同的东西来,甚至会导致可怕的事情发生。

  魔术师主要的本领就是把一种东西变成另一种东西,这个本领魔法师都是可以做到的。但是如果要把变

  成的东西恢复成原来的样子,这是很难的;如果想要让变成的东西永远不变回去,这也是很难的。

  到了100天,不管你愿意不愿意,魔法都会自动解除。

  举个例子说:

  有一次,咕哩咕把家里的桌子腿变成了树。

  桌子腿就开始长树叶了,那些树叶有的是绿色的,有的却是木头花纹颜色的。树枝一直从他的屋里长到了屋外。他那破旧的木屋变成了长着各种美丽树叶的屋子,接着就开花了,再接着,就结了青色的果子。

  这段时间,对于咕哩咕来说,是很幸福的时光,咕哩咕就等着果子变红变熟。

  他多么希望果子树永远是果子树,不要变回桌子腿啊!

  就在这时候,魔法到了约定的时间,树又变回了桌子腿。咕哩咕根本就没有办法。

  “魔法总归是魔法,永远不会让真的变成假的,也不会让假的变成真的。”这是每一本魔法书的第一页上必定写着的字。

  所以,咕哩咕也就吃不成果子了。尽管这样,咕哩咕的魔法也算是练成了。

  在咕哩咕家不远的地方,有一棵很大的树,树上就住了一群鸟,其中就有麻雀一家。

  咕哩咕很想在他们面前露上一手。

  “亲爱的麻雀,我很想把我的快乐和你们分享一下。”咕哩咕戴着他黑色的礼帽。

  “很好。”麻雀一家正在鸟窝里闲得没事。

  “我想把你们的鸟窝变成帽子,怎么样?”咕哩咕看准了帽子和鸟窝有些像,这样变的时候比较容易一些。

  麻雀们觉得这真的可以算是好玩而新鲜的事情,就答应了。

  “咕哩噶啦,吐哩啥啦……”咕哩咕的魔法口诀刚刚念完。麻雀一家就叫起来,他们的家已经变成了帽子,帽子上还粘了几根羽毛。

  等大家玩够了,麻雀说:“还是我们自己的家好,现在给我们变回来吧。”

  可是,咕哩咕没有学过变回东西的魔法。

  “等过了100天,魔法消失了,你们就可以有原来的鸟窝了。”咕哩咕说。

  “这怎么可以?”麻雀爸爸生气了。

  “但是,我不能变回来。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了。”咕哩咕说。

  麻雀一家气愤极了,他们把咕哩咕的帽子啄了下来,接着开始啄咕哩咕的光头。

  “啊,不要这样!我们是邻居。”咕哩咕狼狈极了。

  “那还给我们鸟窝!”麻雀们只想要自己的家。谁遇到这样的事情都会拼命的。

  “对了,对了,我可以把自己的帽子变成鸟窝给他们。”咕哩咕突然想到这个好方法。

  他又啰里啰嗦地念了魔法口诀。

  他的帽子就变成了鸟窝。

  现在麻雀一家住的鸟窝是咕哩咕的帽子变的,而咕哩咕的帽子是鸟窝变的。麻雀们有了自己的家,也就不和咕哩咕拼命了。

  咕哩咕总算松了一口气。

  大约是到了100天的时候吧,咕哩咕正在路上走,发现很多人开始盯着他看。

  “你们为什么总看我?”咕哩咕问。

  “难道你不觉得你顶着一个鸟窝很好玩吗?”有一位森林工人这样对他说。

  咕哩咕赶紧回家照镜子。啊,他真的是戴着鸟窝的,那个样子真是有些滑稽,很像是森林里的巫师。

  帽子变回了鸟窝,假的成不了真的,真的成不了假的,一

  点也没有错。

  麻雀呢?他们的鸟窝同时也变回了帽子。

  “一顶黑色的帽子卡在树枝上,真是奇怪。”有人这样说。

  “而且这顶帽子里还住了麻雀的一家,真有些好玩。”还有人这样说。

  麻雀一家是不愿意住帽子的,更加不愿意住在一顶破旧的粘着卷曲的头发丝的帽子。

  “我受不了这顶帽子里有那个魔法师的味道。”麻雀妈妈说。

  麻雀爸爸决定去要回属于自己的鸟窝。他追着咕哩咕,把他的光头又啄了一回。

  现在只要是看见麻雀,咕哩咕就觉得害怕。

  为了躲开麻雀一家,咕哩咕决定离开高山。

  从此,咕哩咕没有了家,也没有了帽子。

  “对于一位魔法师来说,什么都不需要。”咕哩咕安慰自己说。

  但是,对于一位到处流浪的魔法师来说,他需要一个帮手,需要一位说话的朋友。

  这是魔法无法变出来的。

  咕哩咕把月亮石变成了鸡蛋,这样米加才可以专心学习魔法。米加真的学会了几个简单的魔法,比如:把纸片变成树叶。但是,米加还是不满足。

  米加跟着咕哩咕已经有好几天了。

  除了夜晚还是那么想家以外,米加一直都觉得在外面的日子过得很好。

  咕哩咕偷偷地注意着米加,他看见米加常常会对着一块小小的石头发呆。

  “这对于学习魔法是不好的。”咕哩咕说。

  他已经打算教给米加一些魔法了。如果哪一天,他自己忘记的时候,就可以反过来问米加了。

  咕哩咕每天都会变一些东西出来。但是吃的东西是不可以变的。

  “如果把石块变成了面包,那我们吃了也不能够消化。”咕哩咕这样对米加说。

  就算这块石头有多么像面包,就算饿极了,他们也绝对不会吃石块变的面包的。

  他们的肚子都很饿。

  但是,米加仍然崇拜咕哩咕。不管怎么说,咕哩咕可以变出东西。

  咕哩咕每天都要背诵一些古怪的口诀。

  “该死的口诀,如果我一天不重新背诵一遍,我就会忘记,实在是太容易搞混了。”  这并不影响米加对咕哩咕的崇拜。他想,哪怕有一天能够学会咕哩咕的一点儿本领也是好的啊!

  这一天终于到了。

  “你跟着我这么久了,我教你几个简单的魔法口诀吧?”咕哩咕对米加说。

  米加很高兴,他终于可以知道马铃薯是怎样变成钟的了。

  “首先,你要找到一样东西,和你要变的东西差不多。”魔术师说。“比如:帽子变鸟窝,马铃薯变钟。”

  这两个是魔法师最拿手的。

  但是,魔法师现在手里没有帽子,也没有马铃薯。找什么来变呢?

  “对了,你包里放的是什么?”魔法师问。

  “一块卵石。”米加紧紧地捂住了包,他不想让魔法师把月亮石变成别的东西。

  “可是,我觉得卵石真的是可以变成很好的东西的。”魔法师已经决定用卵石来变了。

  “变成鸡蛋。对了,就是的,把卵石变成鸡蛋。”魔法师开始想卵石变鸡蛋的魔法口诀。

  “不,不可以,这是我唯一的东西。”米加说。  “我唯一的帽子也变成了鸟窝,魔法师是不需要任何东西的。”咕哩咕这样说完,马上就念了魔法口诀。

  米加赶快打开小包,啊?包里放着的已经不是月亮石,而是一个鸡蛋。

  现在说什么也晚了,得等一百天以后,鸡蛋才会变回月亮石。

  咕哩咕这下放心了。没有了月亮石,米加不用在夜里坐在月光下呆呆地想家乡了。他可以很专心地学习魔法口诀了。

  米加真的很快就学会了简单的魔法,有一天,米加用纸片变成了树叶。

  他变的是一张蓝色的树叶,当这张树叶被风吹到森林里的时候,那个啄过咕哩咕光头的鸟爸爸发现了它。

  这是他看见过的最美的树叶。

  鸟爸爸把这张蓝色的树叶衔进鸟窝,珍藏起来。

  一直藏了一百天。

  到了第一百零一天的时候,鸟妈妈发现,他们藏着的树叶原来只是一张纸片。

  鸟的一家气极了。鸟爸爸说:“一定又是那个该死的魔法师,他还在和我们开玩笑。”

  咕哩咕满意极了,他没有想到米加这样聪明,这么快就学会了魔法。  “当然主要的原因是我教得好。”咕哩咕也表扬了自己一下。

  但是,米加并没有跟着高兴。

  “孩子,你还有什么不满意?”咕哩咕问。

  “我想有一台洗衣机。”米加说。

  “洗衣机?为什么要洗衣机?”咕哩咕觉得很奇怪。

  “我答应鼹鼠尼里,送她一台洗衣机,她可以不用那么辛苦地洗衣服了。”米加说。

  原来米加根本就没有忘记过家乡和家乡的朋友,即使没有了月亮石。

  “如果你想变洗衣机,那就要找到和洗衣机有些相同的东西来。但是,洗衣机是什么样子的呢?”咕哩咕问。

  是啊,洗衣机会是什么样子的呢?米加天天在考虑这个问题。是圆的?三角形的?还是方的?或许是长方形的?

  “看来,魔法在很多时候是没有办法的。”咕哩咕说。

  “我并不想要魔法变成的洗衣机,我想要一台真正的洗衣机,不会变没有的洗衣机。”米加很认真地说。

  这是很难的。比用魔法变要难多了。

献吻 28

巴掌 44

标签:鼹鼠月亮
公众号

微信扫一扫
公众号更精彩

返回顶部
X